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青海湖 > 魅力青海湖 > 美文
绝色青海---青海是可以用“绝色”这样的词来形容
来源:    时间:2015年07月28日    

作者: 初晴无雨

   一开始就想好了这个题目,我觉得青海是可以用“绝色”这样的词来形容的,因为那白色的雪山,赤红的丹霞,还有
那金灿灿的油菜花以及蓝色沉静的湖水和天空。
(一)  金色——油菜花
原以为我们去的不是时候,油菜花已经谢掉了。可是,踏上环青海湖自行车比赛的路线时,用金色油菜花拼凑成的环湖赛标致一下就印入了眼帘。青山,羊群,蓝天,雾霭,一切都比想象中的要美。
站在日月山顶,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绵绵不断的青山,层层雾霭忽远忽近地缠绕在半山腰。山顶风很大,日月亭就这样默默地伫立着,五颜六色的锦旗猎猎作响,当年文成公主进藏就在这里摔碎了日月宝境,以示她不再回望故土,联姻通好的决心。 
  经过日月山,我们直奔青海湖。沿途都是以前没有见到过的风光,碧蓝的天,压得很低的云层,过马路的羊群。突然,一派金色跃入眼底,一片片的,先是夹杂在绿色的草原上,然后又出现在那一线蓝色的天际前,眼前是金色的油菜花海,再远点是青海湖蓝色的湖水,似乎要高出地平面些许,最远的就是蓝得澄清的天空。自然界真是个伟大的调色师,它将青海湖深远的蓝色与油菜花夺目而跳跃的金色很好的融在了一起,再配上那样蓝的天,画面美到极致。让我们误以为我们看的不是风景,而是哪位名师的大作,可是,就算
是哪位名师,想必也无法画出这样自然的绝色。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还去了门源,据说是面积达600万亩的油菜花田。可惜,门源海拔比青海湖要低一些,我们看到的已不是油菜花盛放时的全貌了。但是,仍然可观!公路两旁都是油菜花,虽然有些稀落,可仍能想象七月中旬油菜花怒放时的情景。车子在不断地前行,公路两边的油菜花就不断地延伸,终于,看到了开得比较好一块,立马停下车来,
拍照。 
  青海的公路修得很好,笔直的,中间有一根黄线,一直伸到天边。油菜花就种在山脚下,阳光照过来,金光四射,再配上青青的山以及山顶朵朵的白云和碧蓝的天,看起来就像Windows的桌面。我们立刻拍了下来,回家是要拿来桌面
的。原来是不太留意油菜花的,可是,这一次,我终于明白了“群”的力量,油菜花海以成群成片的姿态而变得壮观起来,以颜色的跳跃与浓烈对比而彰显起来。我爱了上这样的金色,我爱上了以群而著称的一切。 
(二)蓝色——青海湖以及天空 
  青海湖是蓝色的,变幻的蓝色。当青海湖和油菜花一起印入眼帘的时候,那一面平静的高出地平面的直线也就是青海湖了,再远一点,就是更高一些的天,淡淡的蓝,安静得就像那一条高出地平面的直线,就这样一直延伸,延伸,延伸到望不到的前方。后来,我们去了二郎剑,草原上正在举行赛马会。二郎剑有一块沙滩,细细的,我们骑着马踏过了一小截青海湖水,到了湖边的一块沙滩上,有点海南玉带滩的感觉。
湖面很平静,蓝色,在我心里也永远是平静安宁的颜色。坐在沙滩边,感觉一切都静下来了,湖面的蓝,天空的蓝,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再喧嚣了,静静地,甚至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我们在沙滩边写字,在湿湿的沙地上,分别划出对方的名字,再用干干的砂砾填在上面。湖水很静,青海湖毕竟还是湖呀,没有海那样磅礴而汹涌的气势,湖水阵阵扑打过来,很温柔地冲刷着我们的名字,洗不掉的,我相信,有些名字是刻在心里的,永远也抹不去,无论何种方式。
青海湖的蓝,很让我享用,是那种不会让人害怕的蓝,全然不同于海,根本让人捉摸不透,有时可以安静沉睡如婴儿,有时可以狂暴肆虐得可怖。而我,还是更喜欢这永远安宁沉静的蓝。天空也是一样,蓝蓝的,淡淡的,安宁,沉静。  在青海,可以经常看到蓝蓝的天空以及压得很低的云层,静静地挂在山顶或半山腰。就算突然开始下雨了,而雨过之后,仍然又是一派晴天,淡淡的蓝,让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安宁。

[Page]
(三)  赤色——丹霞群山
我们经贵德去坎布拉。车子在急速行驶中,一派连绵不断的山脉出现在视野之内,赤红色的,巍巍然,延绵不绝。这,也就是所谓的丹霞地貌。这样聚集的赤红色群山,给人一种壮丽而奇特的感觉。
我们去的那天,天气不算好,如果是艳阳高照,想必会更加壮观。可以想象,阳光射在这些赤红色的山脉上,红色就愈见更红了,熠熠地,生出些许光辉来。傍晚,我们穿越了一个不知名的峡谷到循化,开车的马师傅说是拉姆峡谷,我更怀疑是在《中国国家地理》中所说的阿什贡黄河峡谷,因为车行两岸都是赤红色的丹霞群山,我们所行驶的那条公路,就夹在这对矗的山间,一条河跟着我们前行,我想可能是黄河或黄河的支流。傍晚时,太阳出来了,它的余辉映照在这些具有丹霞地貌特质的山顶上,而半山却是阳光未能射到的阴影,山顶是有点红透的天,又是一种极致的美,让人觉得有些辉煌,有些绚烂。
前几天,我们所见的都是青青的山,绿绿的,平缓起伏的曲线。而这一天,我们见到了和那些绿色所不同的赤红色山脉以及林立高耸的崖壁,反差极大的对比,给我们更深的印象,更独特的震憾。
在贵德,我们和以往印象全然不同的黄河。两岸是绿绿的树林,河水静静流淌着,平静缓和,而河水清亮彻底,我故意用手掀起浪花,浪花是透明的,你能相信这是黄河水吗?“天下黄河贵德清”,事实确实如此!
而在循化,我们见到了美丽的撒拉族姑娘。马师傅给我们讲了撒拉族的由来,据说是从东方来的传教士,他们带着驼队,他们说骆驼在哪儿停了,他们就在哪儿建设他们的家园,后来,骆驼走到循化就停了,他们就在那里开始建设了自己的家园。我们看到了循化城里的骆驼雕像,我喜欢上了这个奇特的民族和这个民族美丽的姑娘,而且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可以无忧地生活在这丹霞之间。
(四)白色——雪山 
最开始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看到了关于冷龙岭的介绍,我喜欢这个名字:冷龙岭。据说,它是祁连山东段的比较有特色的山脉。当我们在达板山顶上,遥遥望见对面那一排排被云层紧压的山脉以及山下门源那一望无际的黄色油菜花田时,我们呆住了,冷龙岭,我们来了。
岗什卡是冷龙岭的第一主峰,也是夏都西宁的第一雪峰,海拔5254。5米。原以为,天大晴,可能见不到雪山,可是,车辆不断往前行,一座雪峰隐隐约约地就出现在了那一排绵绵不断的山脉之间,我们兴奋了。马师傅把车开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方。我们下车,继续前行,爬上山口,回望,远处是门源的那一块盆地,阳光照着油菜花闪闪发亮,往前看,是越来越近的雪峰,我们想靠近一点,于是继续前进。途中,遇到了好大一遍羊群,真希望自己是个牧羊姑娘了,可以和这些可爱的生灵作伴。然而,天气突然转阴了,一片乌云压了过来,我们继续往前走,雨却下了起来,而且这座山爬过之后,原来还有另一座山挡在了雪峰前面。有时候,以为梦想触手可及,可是,待你迈过一道坎后,后面还紧接着有无数的坎,梦想就挂在前面,遥遥地向你招手,可是想要达到却永远不易。
和岗什卡雪峰就这样匆匆告别了。但是,让我们意外的是和雪山的再次相遇。也许青海就是这样吧,惊喜,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这是在青海的最后一天了,我们从孟达天池回来。再次穿越那个不知的峡谷,遥遥地,我们就望见峡谷方向阴云密布,肯定是下雨了。果不其然,穿越峡谷时,雨就飘了起来,所幸不是大雨。穿越峡谷后,天又突然放晴了,我们朝着西宁前进。突然,马师傅大叫起来,雪山!一座很大的雪山出现在了我们右边,我们立马跳下车,拿着相机和DV狂拍了起来,有三个山峰的雪山!意外的惊喜,难道是青海留给我们最后最美的记忆?!
(四)  后记
金色,蓝色,赤色,白色,在这些色彩的错愕交织中,我们遇见了一个美丽而真实的青海。青海的绝色,已成为我心中不灭的画卷。青海,就是这样,随意地涂抹,随性地挥洒,都能给人以深深的美感。短短的几天青海之行,我们处处所见的,都是风光,都能入画。这,也就是青海,一个拥有绝色美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