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青海湖 > 魅力青海湖 > 美文
青海湖的美是博大、静谧、澹泊和神秘
来源:    时间:2015年07月28日    

   青海湖的美是博大、静谧、澹泊和神秘的。一个人站在浩浩淼淼的碧蓝湖边,周围安静得出奇;而你的身后是辽阔的牧场,白色的羊群和牦牛在安静地吃草放牧,刹那间,一种空旷、寥廓、悠远的情愫象电流一样袭遍你的全身!就这样,你静静地与湖对视着、交流着。然后,情感的火山在一刹那间爆发,你运尽自己的丹田之气,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对着天空和远方大喊—— 

   青海是我们这次西域之行的最后一站。在参观完敦煌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和玉门关以后,我们星夜赶到了高原古城西宁。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之所以不打算对敦煌的景物和见闻进行记叙,一方面是因为笔者自感功力不逮;另一方面,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见“道士塔”一文)中对此已经有了很好的展开。倘若我重写一遍,估计也很难发掘出更多的新意来。这真可谓是“眼前有景道不得,早有余文题上头”哟! 

   说句心里话,在抵达青海之前,我们对这个高原上的西部省份并未抱有太多的期望和想象。印象(准确地说应当是“想象”)中,这里是长江、黄河的源头,在莽莽昆仑山的南麓有广袤荒凉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和矿产资源丰富的柴达木盆地,然后就是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青海湖以及那曾经驻扎于此的神秘舰队,当然还有王洛宾先生的歌曲和他散落在高原上的那些传奇而浪漫的故事。 
好象也就是这些而已。况且,在目睹了天池、赛里木湖和喀那斯湖的绝世风姿以后,我对青海湖能否征服自己那挑剔的审美眼光实际上已经抱有深深的怀疑了。然而,事实证明,我彻底地错了。

   高原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我们一大早就驱车沿着湟水河谷朝青海湖驶去。一路上看到的景物和新疆、敦煌等地完全不同,呈现出典型的高原地貌特征。河谷里生长着一排排白杨树,旁边的梯田里种植着青稞和小麦——这里的小麦正值收割季节,金灿灿的麦浪和墨绿色的山峦、河谷以及湟水那奔腾翻涌的银色波涛,在高原明净而辽阔的天空下,组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情图画。

   我们乘坐的汽车在云雾缭绕的盘山公路上渐行渐高,当快要到达海拔3700多米的日月山隘口时,随行的导游小姐告诉我们:你们即将进入真正的青藏高原了。原来,从地理上看,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分野就是日月山。日月山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经过的地方,据说,当年松赞干布就是在这里迎接文成公主的到来。在这里,我们稍微停留了一会,由于招架不住这里凛冽的寒风,拍摄了一些照片以后就匆匆离去。当翻越了日月山隘口以后,看到的景物便和刚才截然不同了。

   只见线条柔和而舒缓的高原牧场里青草幽幽,略显凋零的大片大片油菜花在提醒着您这儿的景色曾经是多么辉煌美丽!同行的司机马师傅告诉我们,如果一个月之前来这里参观,你们一定会兴奋得跳啊叫啊什么的!我想这位朴实憨厚的回族中年人话语中肯定没有夸张的成分——即便是现在,我们已经觉得景色很耐看了。路边,偶尔能看见裹着紫红色僧袍的喇嘛在高原的天空下健铄地行走,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因为这在别处是看不到的。那时,我就在想,大约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罢,难怪这里的人们保有如此纯洁的宗教信仰!我至今还记得——估计永远也忘不了——在塔尔寺的寺院里听到一位年迈的藏族阿妈尼一边转动经筒,一边用古劲苍凉的藏语即兴演绎的歌声。

    虽然听不懂她究竟在唱些什么,但阿妈尼那高亢、嘹亮还略带悲楚的歌声却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是的,那是一种对人生彻底觉悟以后的悲天悯人的悲楚,那歌声里分明蕴籍着一种沉甸甸的宗教情怀;那一刻,似乎她喉咙里的每一个音符都在敲击着我心灵的琴键,激起我心中莫名的复杂感受…… 

[Page]

   就在我还沉浸在对往事的遐思之中时,突然,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的,我们和青海湖就这样不期而遇了。在看到青海湖万顷碧波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儿正是我苦苦寻觅的世外桃源、人间净土和可以让心灵流放的地方。是的,可以让心灵流放的地方。我在心中默默地许了一个愿望:今后每年的仲夏,我都要到这里来流放一个月。 
这儿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俗世的功名烦扰,没有尔虞我诈,没有灰尘,没有尾气,没有谄媚,没有虚荣,没有浮躁;有的只是清新的空气,绿油油的高原牧场,藏民红扑扑的脸蛋和纯朴的笑容,蓝色的波涛,还有在辽阔的天空自由翱翔的飞鸟…… 

   我渴望能坐在清粼粼的水边,和伊人一起体验那“相忘于江湖”的无穷诗意;可是,亲爱的,你真的懂得我的心吗?一望如大海的蓝色湖面,随着距离的远近而呈现出色泽的变化;白色的海鸥在云彩的映衬下展翅飞翔,赋予这平静的湖面以灵动的跳跃。站在湖边,感受着拂面而来的清风,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和惬意;而不远处有一块巨石矗立在湖滨,细微的波浪在它的周围激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湖底的石子和沙砾都清晰可见——这里的一切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毛泽东《浪淘沙 北戴河》的诗意来——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极目远眺,只见天边有三座白色的“建筑物”矗立于茫茫的“海”面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耀眼和好看。起初还以为是看见了海市蜃楼的奇观,请教了导游小姐以后才知道那就是著名的海心山了,而白色的“建筑物”其实是岛屿四周的白色崖壁。

   啊——呵——喔——噫—— 

   这一声长啸划过长空,划过岁月,宣泄了英雄侠士胸中的块垒,然后穿透了永恒,直到宇宙和心灵的最深处……